English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  王垚烽追求无可厚非!】 【王垚峰到底是不是“体制婊”?】 【是博物馆和公园的主题夜游……昨】 【当以邻为壑遇到自己人都害谁更恶
当前位置: 主页 > 488588香港管家婆 >

王垚峰到底是不是“体制婊”?

时间:2019-10-05 06:52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点击:
阿宝,这位拥有30万关注者的业界大V,晚上脱下医师白大褂后正在微博上布道授课,讲述他从小到大一直所讨厌的民主:香港的事情由香港人决定,这就是港独换一种说法而已。作为中央政府治下的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香港很多事情当然不能由香港人自己决定。 【招聘

  阿宝,这位拥有30万关注者的业界大V,晚上脱下医师白大褂后正在微博上布道授课,讲述他从小到大一直所讨厌的民主:“‘香港的事情由香港人决定’,这就是港独换一种说法而已。作为中央政府治下的中国领土的一部分,香港很多事情当然不能由香港人自己决定。【招聘信息】银川隆基硅材料有限

  王垚烽,嘉兴日报一位粉丝不到300的党报评论员,看到拿着手术刀给香港民主开膛破肚的阿宝,这位年轻人不禁勃然大怒:“放你娘个狗屁,这叫地方自治你懂不懂,一个学医的不懂政治学常识就少放屁。”

  五分钟后,@烧伤超人阿宝在转发时呵呵一笑,向他的30万追随者道出了对方身份——“嘉兴日报新闻评论部新闻评论员”。

  自此,就像是引线被点燃了一样,在接下来的时间里,王垚烽要为这句引火烧身的话付出代价。只因为他的个人微博里藏着火,年轻气盛的满腔怒火,凌空蹈虚的极端言论,毫无掩饰地呈现在个人微博中,在@烧伤超人阿宝的召唤之下,一群意见领袖开始集结,转发、复制、截图,试图使王垚烽在人赃俱获面前认罪伏法。

  “挂体制婊,王垚烽你以为删除掉微博就没事了吗”,@地瓜熊老六一边贴出截图,一边对嘉兴日报喊话:“养着这种吃党饭,砸党锅的体制婊,必须要出来给大家一个说法!!!”

  那些王垚烽平素驾驭起来游刃有余的语句,此刻像是火山口喷涌出的岩浆一样,不停射向这位年轻人,使他无力招架——“嘉兴人民历来有反抗专制集权的优良传统,当年共党能够在这里诞生,今天,嘉兴人民一定也能让他在这里灭亡。起来,不愿做奴隶的人们…我们万众一心,冒着敌人的炮火,前进,前进,前进进…”、“民众给执政党和政府的余地和空间还不够大吗?怎样才算不逼到墙角,难道要我们永远睁只眼闭只眼吗?这样的统治集团,放在别的国家早被暴力推翻一万次了”——这些平时带有宣泄性的置评,一时间全变脸成了呈堂罪证。

  王垚烽一边忙着删除微博,一边忙着更改名字,可一人之力怎架得住轮番围攻,@沈阳网警小胖、@孤烟暮蝉等等,越来越多的相投者在聚拢,利用王垚烽昔日之言为自己所设陷阱,开始了一轮合力猎杀党报评论员的行动。

  说起来,这确实是一位言辞犀利的年轻评论员,就在事发之前,他还对周末的热议话题辽宁日报公开信以及光明日报“自干五”文章有所关注——“辽宁日报一份公开信,将原本籍籍无名的东北新闻界置于舆论的风口浪尖。不过由于目前披露的信息过少,我们还无法断定此信是省宣的制定动作还是报社的自选动作,但可以肯定的是,在新媒体的冲击下,传统纸媒尤其是党报将更加抱紧d的大腿,做d的狗腿,这是它们要想活下去的唯一出路”、“光明日报今日刊文替‘自干五’正名,再次印证了我上条微博的观点,即党报为生存将越来越赤裸裸地为d洗地。其实这样也好,洗尽铅华,素颜见人,省得像以前那样明明是个biao子的种,却还要装出一副心系屌丝的良家模样,演给谁看呢?不如直接脱光上阵,反正大伙都知道你是卖的。”

  辛辣点评之时,快意恩仇之际,不知王垚烽有否想过自己身份,口口声声痛斥党报如此不堪,可自己所服务的嘉兴日报,不正是不折不扣的党报吗?于是乎,诸如“官报媚党,微博反党”、“端的碗,砸的锅”之类嘲笑一路追随而来。

  带头围剿的@沈阳网警小胖,下手毫不手软:“@王垚烽你有本事发微博,你有本事别删啊!刚才还大义凌然说不要做奴隶,那你别‘奉旨删帖’啊,吃体制饭骂体制娘,说一套做一套,中国文人的骨气呢?新闻人的两根硬骨头呢?!都哪去了?!吃里扒外的体制婊也不过如此吧。”

  而且,他们顺藤摸瓜来到嘉兴日报微博页面,停更达半月之久的官微成了喊话平台,平时转发评论不过三五条而已,突然间却出现好几百条评论,且都是因王垚烽而来。更有嗅觉敏锐者,直接找到认证为“嘉兴日报报业传媒集团党委书记、社长蔡伟达”的@枫山樵人,一副不砸掉王垚烽党报饭碗誓不罢休的姿态。

  念及@南都深度两年前的事故,“干死丫的”声音又在@尹国明脑海中回荡:“从南都员工要干死解放军到@嘉兴日报评论员叫嚣要让GD在嘉兴灭亡,从广东到浙江,体制婊向北推进了一千多公里。体制婊胆子越来越肥,是因GD被阶级斗争熄灭论解除精神武装,已丧失判断敌我能力。体制婊势力的坐大,不但让没成本和代价,反而会有各种好处,搞不好还能如茅于轼刘胜军那样成庙堂座上宾。”

  昨日,周一,@嘉兴日报对此有了回应:“感谢网友对本报的关心。本报已对王垚烽开展相关调查,将依规处理。”

  与意见领袖,或者“自干五”群体素来井水不犯河水的们,到了此刻才恍然大悟隐隐约约猜到是怎么回事。@重庆雷登峰律师即要为王垚烽抱不平:“报社员工王垚烽因在微博发表良知言论,被五毛、毛左举报,现正被报社调查处理,请大家声援。”可这位律师要面对的却是如@王小山、@老榕、@袁裕来律师等人的追问,“他说了啥?”

  弄清事实原委之后,绝大多数围观者应该清楚,在中共现有宣传体制的条条框框之下,一位实名认证的党报评论员说这样的话意味什么,围攻王垚烽者是在利用他言论与身份之间的冲突,试图搭救这位年轻评论员的不忍者,却只好对这一层职务关系视而不见,转而说起来的普适性,即如@孙炳军Baron所言,“我倒觉得王记者的言论没有多大的煽动力。他只不过在宣泄自己的情绪,没有编造虚假事实,也没有提供有说服力的证据,所以,即便他想推墙沉船,也是做不到的。相比之下,那些造谣传谣的谣棍更可怕”。或者寄希望于报社暗中伸出援助之手,正如@石扉客2014所责备:“嘉兴日报有毛病吗?这种事情打个马虎眼就行了 ,要折腾个事情出来?”

  嘉兴日报或许也是情非得已,不过同情者只能表示不解。在@报人老罗看来,“如果支持王记者的是广告客户,@嘉兴日报可能就得掂量掂量了。”@胖子天佑也有言:“如果因为一个小网警,你们就处理自己的员工,那么,你们太搞笑了。”@张洲附和:“不知所依何规能使你们对自己的同事如此寒冷。”

  嘉兴日报的处理结果还没出炉,@推享莫大先生却有祝福送上,似有众人皆叹惋我独来勉励之意:“呵呵,这位王评论员挺猛,期待此次能逃离体制,凤凰涅槃。”

(责任编辑:admin)